眼界
寒门子弟最大的障碍

第一封读者来信

Derek Yang last updated on 2017-05-08.

4月底发起「眼界」计划,下面是我收到的第一封读者来信(节选),仅修订了个别字词。

我来自于上海的一个小农村,父母是普通的务农和工薪阶层,我目前是一个普通的码农,收入中等而已。我跟大部分从农村来大城市的人都有同感,小时候虽然读书很聪明名牌大学毕业,但是依然没有成功改变自己的命运,真真实实地感受着33岁的焦虑和迷茫,最主要是一眼望不到未来。

我在一家美国的外企IT公司上班,就职于上海,毕业至今8年工作经验,中间当过2年的小领导带个小团队。其他方面也没啥特别突出的,就是大部分同事和领导都会觉得我是干实事挺不错的小伙子,但是不知道自己的勤奋是否用错了地方。一家公司里面的前途和个人的勤奋并不总是成正比的,特别是外企。

至于创业,也有想过,总觉得自己能力和资源都有限,没这个魄力。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不太擅长与人交际。

国内房价飞上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08年刚毕业那会,父母手里有点小钱其实可以买房,但是他们选择等我结婚再买,结果错过一次又一次买房的机会,这就是贫穷思维,很可怕而且总觉得会遗传。后来我2016年在上海的郊区(我老家这里)用全部的存款买了一套房子,有总是好过没有。当初买的时候是因为签证官会问「你在上海是否有房?」为了一张签证我也是够拼的了。 存款不多,目前收入用来租房、还贷、生活,所剩不多。这也是焦虑的来源之一。

父母那一辈靠出卖体力和时间来换取财富,却被膨胀的社会剥夺了大部分的财富;而如今自己也靠着一份码农的工作和收入在上海市区租房过生活,虽然租房过小资没什么问题,但依然切切实实地感受着33岁一眼忘不到尽头的焦虑和迷茫。国内普遍物欲膨胀和浮躁,这让我感到很不安。同时我也感觉自己虽然名牌大学毕业有份看似还行的工作,其实和父母这一辈是在走一样的路,他们用体力和时间换取财富,而我用脑力和时间换取财富,而且无穷无尽。

再说说美国。我3年前刚入职现在这家公司时去过一次美国出差,在硅谷工作了2个月,从此爱上了那里。我之所以选择这家公司的 offer 也是因为他们能提供出国的机会。但是我第二次去办理签证的时候,可能因为第一次逗留时间过长(面签说的是一个月的计划,被公司延期),第二次签证被拒。至今我都不敢再去办理签证,我担心再次被拒以后就更难办理了。 公司提供的出差机会是有的,但是我拿不到签证。这是我目前的困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眼界」计划的初衷是帮助出身贫寒农村的高年级学生,原因包括:

出身贫寒的农村学子更需要帮助

这位读者觉得自己「焦虑和迷茫」。无独有偶,我的湖南老乡谭智军博士前几天刚写了一篇文章《中年大叔的焦虑》。我自己的博客「美国日记」,描述是「 哪有万事真如意,不过一本假正经 」。我们三人年纪相仿,估计都有过、并且还会有焦虑和迷茫。

但是,我们的现状比还在上学的农村子弟已经强很多了:

我小的时候,村里没通电,晚上要点煤油灯和松明。偶尔找到一棵油脂丰盛的松树,就跟捡到宝贝一样。后来有了手电筒,可是普遍质量很差,灯光很暗,聚光不好,甚至接触不良、需要不时拍打几下才会亮,谁家若有一盏没有毛病的手电筒,邻居们都会羡慕。

直到现在,我在 COSTCO 看到500流明的手电,依然忍不住想买下来寄给我爸。这就是20多年前农村物质极度贫乏留下来的习惯。

我想帮助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学子,就像是帮助当年的我自己一样。

我更有可能帮到出身贫寒的农村学生

正如我在发起这个计划时所说,我并非成功人士,也算不上见多识广,只不过是一个有幸跳出农门、在中美都呆过多年的普通工薪族。

这位读者在上海的农村长大(上海也有农村?),起点应该比我高;同样是名牌大学毕业,在上海这种国际都市的外企工作,也来美国短暂交流过,老实说,仅论眼界我恐怕并不会比他强太多。他应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不知如何实现。

一条道路能否走通,多少有点偶然因素,当然自己的努力和尝试最重要。我在之前一篇博文中说过,自己是那种东捣鼓捣鼓、西捣鼓捣鼓,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我就挖一条出来」的谨慎乐观派。旁人想提建议,除了眼界和能力之外,还要对个人的具体情况充分了解。

比如说,这位读者「第二次签证被拒」,这个问题就需要了解很多详细信息,才能更好地判断可能是什么原因。如果是中美跨国企业员工正常的出差或交流,按理说拒签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不了解这些具体情况,只能泛泛而谈或送一碗心灵鸡汤,很可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而对于正在上学的农村孩子来说: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