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界
寒门子弟最大的障碍

有建设意义和没有建设意义的兴趣爱好

Derek Yang last updated on 2017-12-21.

读者来信

你好,

今天无意间看到你这个网站,心里猛地颤了一下,心想「居然真的有人在做这样的事」!

我姓x,也来自湖南一个小山村。大学是在湖北上的,大学室友给我取名为xx,心里很喜欢这个名字,总觉得xx是阳光满溢的地方,我也曾一直企望自己变成一束阳光,可以照亮自己,亦可以温暖他人。

我生于1987年,2010年大学毕业,读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类本科英语专业,很不起眼。从入学到毕业,心里都从不以自己的学校为荣,反而总觉得拿不出手。我毕业后开始工作,如各位所感,我亦发现出身的学校并不是第一位,最重要的是人生观世界观与价值观,这些便决定你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与感知。

毕业工作三年后,我发现自己的世界逐渐变得暗淡,曾经的梦想都离自己渐渐远去,我似乎正在被现实拉进一个很深的泥潭,想大声呼喊,却似乎没有人听得见,又或许,即使有人听见了,也会不以为意地嗤之以鼻,随后继续赶他自己的路。每个人,似乎都在赶路。即便,路的尽头都是一个目的地,那便是死亡。

在无数个日夜挣扎中,我决定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我想去远方寻找一个突破口。于是,我开始旅行。从2013年的10月份,我背上简单的行囊,开始旅行。一走,便是一年。从泰国到印度,再到非洲,我开始了一场毫无规划的旅行。想去哪,便去哪。想在哪停留,便在哪停留。有的小城市或小镇,我喜欢就会停留上两个月,不喜欢的地方,第二天便离开。我任性地开始了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方式。途中,还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机构尝试了几个月的志愿者生活。

原本以为,有了这样的生活体验后我可以回到家人朋友身边,安心过大家都在过的生活,但事实并非如此。旅行一年后,我回到国内,又开始了与常人一样的朝九晚五的生活,但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回国后,我将自己的旅行经历(我喜欢读书写字,所以在旅行途中,我基本上每天都记日记)整理了一下,进行投稿,最后被某出版社的编辑看中,并与其合作,出了一本书。那曾是我儿时的梦想之一,摸着自己的文字变成了书本上的铅字,我曾欣喜若狂。但几个月之后,失落与空虚再次席卷我的世界。

我平时是个比较心细的人,对人的心理现象以及变化过程都很感兴趣。我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对外汉语老师,对教育(成人与孩子均有)也感兴趣。很多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再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去深造一下。最初选择英语专业并非自己兴趣所在,只是根据父母老师建议所选。自从大学毕业后便再也没有系统学习过任何东西。如今,我已步入三十,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已经过了近半,我却仍感觉还处于人生的分岔路口跌跌撞撞,每日不知所终。

我开始在工作之余关注一些国外的网站,都是关于各国留学与奖学金,我心底还是希望自己这一辈子能再学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专业。但事实又很残酷,感觉许多学校的专业要求自己都达不到(比如心理学硕士方面要求本科必须是相关专业。若再从零开始去读心理学的本科,那大部分学校都需要4年,我又开始责问自己:那样的时间与金钱成本我耗得起吗?),而奖学金,符合自身条件的亦是寥寥无几。同时,我还偶尔会怀疑留学深造的可能性及有用性。另外,每日下班回到住处后,总感觉心累,虽然平日里大多数时候工作量都不多,却感觉骨子里有股惰性难以克服,下了班吃了饭后什么“正经事”都不想做,就想看文学与哲学类的书,再偶尔看看电影。其实,对于这样的生活,我是有恐惧感的。我害怕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度过。我害怕自己一事无成。但又似乎找不到具体的目标与方向去努力。
总之,我感觉自己向孤舟一样飘荡在海上,无边无际。

突然看到这样的平台,我很想问问,你们都是怎样定义并找到自己人生意义与方向的?又是怎样朝着那样的方向与目标坚持不懈的努力的?

不管我会不会收到回信,都谢谢你们。

祝一切安好。

XX

我的回复

XX 你好,

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广东省中山市电视台做新闻记者。这是一份安逸的工作,在当时当地收入还算可以;事业单位正式编制,只要不犯「政治错误」基本不会开除。中山属于较早开放的城市,广东「四小虎」之一,服务业很发达。那时候15块钱理一个发,会有技师全身按摩一个小时;去移动营业厅买电话卡,工作人员会主动问:先生要不要帮你充上?如果你说好,工作人员会刮开电话卡,拿过你的手机,拨打充值电话,听到语音提示充值成功之后,再还给你。去菜市场买一条鱼,可以让老板切成细细的小片(做蒸鱼),理所当然、毫无怨言。

简言之:生活稳定,非常舒服。

我曾经和一个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同事聊天,我把兴趣爱好分为两类:没有建设意义;有建设意义。

我们几个聊得来的新同事常在一起打牌,这是典型的「没有建设意义」的兴趣爱好。打一天、打一年、打十年,不会有什么结果。我们中间没谁指望因此赚钱,更没有人打算成为职业扑克玩家,纯粹是杀时间而已。这种「爱好」我此后尽力避免。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打牌,假如现在回湖南老家,或来中山叙旧,如果有人提议打升级,我估计完全提不起兴趣。

我那时偶尔会写短篇小说,从来没有尝试发表,只是自己把玩,至今觉得有几篇颇有意思。我的一个同事喜欢民乐,他大学专业是新闻,却跑到民乐系「旁听」拜师学习竹笛。这些是我所谓「有建设意义」的兴趣爱好。同样是下班时间,用来写小说,练习竹笛,一两年未必有任何不同,三五年也许就有分晓,若能做十年,也许会成为大家。

一年半之后,我辞职离开中山,孤身一人回到北京。我在偏远山区长大,从小只知道学习好就行了,上了大学、乃至毕业之后,都没有想过要做「职业规划」和「人生规划」,所以当初(和你一样)稀里糊涂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专业,在北京大学这种资源充足的高校挥霍了几年,既没有想过出国见识,也没有想过结识人脉,不得不靠自己摸索和琢磨,披荆斩棘才杀出一条小路。

我喜欢把一件事情搞明白,也喜欢自己做好一件事情,不论大小 -- 主要是因为迄今为止并没有天降大任,所以只能做小事而已;那我也开心。自己在美国做了剁椒鱼头,很好吃,我很高兴。家里空调停了,我仔细检查、琢磨、揣测、推断,搞明白了是什么问题,一分钱没花修好了,我很开心,远胜过比叫人来修省下两百美元的开心。多年前在北京,我曾经要大量使用 MS-WORD 重复某些特定的操作,作为一个大学没有电脑的文科生,我用 Google 搜索和尝试了几个星期,用半吊子水平写了几个宏来成功执行这些操作。这些宏我部门的同事大都不敢用、或者用不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宏是如何工作,只有我一个人在用,我还是很开心。

我刚回北京的时候,博客的概念很火,罗永浩的牛博网方兴未艾。我连域名怎么注册都不知道,但也跟着琢磨,经常下班后一个人在星巴克尝试。几年之后换工作,我的 HTML 知识竟然偶尔还能派上用场;又过了多年,我搬到美国,机缘巧合做了一个「美国攻略」网站,竟然有很多人喜欢,现在每月访客近三十万人。

毕业之后我在事业单位和私企工作了好几年,平时用不到英语,但是因为不满意某中文译本,自己闲来练手翻译过十几万字的英文小说(未完成),还参加过某个 Economist 中文论坛的翻译。后来进了外企,老板是英国人,我经常琢磨他的邮件。我搬到美国之后,曾经有一位美国同事说,他在没看到我之前读过我很多邮件,一直以为我是 native English speaker。

最近十来年,我在不停地尝试、不停地准备,未来十年还会是如此。我并不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方向,老实说那是我下一个五年目标,是解决中年危机的一部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拾掇和打理「有建设意义」的兴趣爱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和学会的东西,也许在实现下一个五年或十年目标时能用上。胡适先生有句名言: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我深以为然。我略长你几岁,也知道人生过半,也看到很多岔路口;我并不心慌。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你想象中「朝着人生的方向与目标坚持不懈」。

祝你也不再心慌。

Derek Yang
2017年9月26日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