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界
寒门子弟最大的障碍

大学专业极其小众、很难找工作,不代表没有未来

Derek Yang last updated on 2017-12-18.

前些日子有位学葡萄牙语的学生给我写信,不知道自己毕业之后能做什么。我提醒他,大学的专业并不是限制出路的天花板,而应该是保底的地板。很多人毕业之后的工作和事业与大学专业无关,远的有英语老师马云,临床医学专业出身的顶尖黑客、腾讯玄武实验室负责人 tombkeeper,近的比如我自己。

我毕业之后从事的工作和大学专业一点关系没有,以至于美国领事馆的签证官员好奇地问我:How did you end up in this industry? 我说,That's a long story.

这位学生的来信和我的回复参见这里

在罗德岛设计学院读研的李松林,也回复了这位学生,以自己的亲身经验表示支持我的看法,下面是他的邮件(发表时略有改动、删除了一段;标题是我所加)。


XX 你好!

我非常同意Derek回信中的:专业不是天花板,而是地板。我目前也还在读书,尚未自己养活自己,因此没有太多的社会经验分享给你,所以就结合我自己的经历分享一些我对所学专业以及实际所形成的能力两方面关系的感悟吧。

我自小学画,基本上都是平面绘画,然后在考大学的时候被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玻璃专业录取,这是一个极其小众的材料艺术专业,我们学校这个系两年招十个人,国内的这个专业教育范围也十分限制,基本上就是学习玻璃工艺和造型技能,介于设计和纯艺术之间,实际我在本科期间从大学专业课程所学就是感悟美学和做雕塑。

但本科期间本专业课程的学习只占我生活极小的一部分,国内大学宽松的课程要求让我得到了大量自己利用的时间,我利用选修课和不上课的时间学习哲学,阅读各种书籍,学习金工、陶瓷、首饰、木艺、焊接、模具制造等工艺,写诗,做非盈利团队,全国旅行开眼界。

太限制的国内教育也促使我申请了美国一所学院的 MFA,主攻纯艺术,而我之前所积累的所有美学和工艺基础,便给我在美国求学期间提供了非常大的能力支持。纯艺术就是什么都做,因此我对如何用手和工具将原生材料生产成想要的过程很熟悉(这应该叫做手工制造),这极大地拓宽了我的创作方向,还让我成为同学之间的技术顾问。

来美国后,我从零开始学习和尝试拍纪录片、做动画片、写剧本、自编自导自拍真人短片,因为自己是主要劳动力,所以这其中的设备使用、灯光、道具、录音、导演、视频编辑等等全部都得自己动手。在我生活中这样的多领域涉猎事件很多,不一而足。

我本科是一个极其小众非常难找工作的玻璃专业,而我目前所懂得的东西却远远超过这个专业所学内容。不过这一切随后的学习绝大多数都是站在本科学院派玻璃专业的基础上,它给了我很好的一个地板,能让我站在材料工艺的小板凳上一点点搭建自己的阶梯,去触碰艺术的天花板(其实在我看来艺术是没有天花板的)。

其实工艺只是众多小板凳之间的一个,哲学、语言、科学、工学、政法经心等等,都是我们年轻人站在地板上的小板凳,是学校里开设的现成专业,是通过顺应潮流很快就能在学校里学习的东西,但是目前的这个世界太美妙也太复杂,一个小板凳难以支撑你的重量,也不足以带给未来的你想要的快乐,你只能借助一个一个的小板凳去搭建属于你的长梯,你可以在路上不断借鉴前人梯子的形状,但是你模仿不来,自己的梯子一定是独特的、复杂的、曲折的与你想要的幸福环环相扣的。

可能是因为我学习的纯艺术需要涉足门类太多的原因,我越来越觉得当前的这个时代又重新轮回到文艺复兴达芬奇那个博学巨匠辈出的时代,前些年国内舆论还在反复炒作「跨界」现象,但短短几年内跨界已成常态,没有几个站在公众视野前的人只乐于操持着单一能力,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困境中寻找向上的出口,不添加几项显眼的技能自己都不敢说跨进了二十一世纪。

在我看来,这不是舆论的偶然事件,而是网络科技迅猛发展而导致的连锁反应,各种专业兴替速度加快,大量工作被快速淘汰的现象瓦解了大众对于单一能力的自信度,不是在网上发个言会用点新科技就是顺应了时代,如何在这个永远新潮的时代保持自己的各项自由的能力应该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有年龄阶段的人都要面对的共同课题。年轻人在这场竞争中有一个天然优势,就是什么都不懂,也就没有偏见和包袱。

[...]

抱歉作为还没能自力更生的我只能给你分享这些我的小感悟,希望你不要认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松林
20171019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Comments are closed.